• 紫砂名家穆明龙谈《龙井八景》创作:壶

    2018-03-30 0浏览

    紫砂壶的问世及发展历程,始终与中国传统文化有着不解之缘,并最终升华为传统文化的一部分——紫砂文化。紫砂壶之所以深得世人喜好,其茗茶的功用和优美的工艺外形只是一个表象,它所包容的文化内涵和精神品质才是不变的真谛。紫砂壶历来为文人所青睐,无论制壶、赏壶,还是品壶、藏壶,有心之人总能于壶中化解精神领悟,使中华文化精髓或思想哲学理念真正地与紫砂壶融为一体。 无可否认,当今时代正经历着日新月异的变化,但是一些优秀的、正确的、经历过各个时代提炼的文化观念仍然值得继承和发扬。紫砂壶作为一种传统的文化实物载体,亦承载着继往开来的使命,发挥着极佳的社会作用,同时这也为紫砂文化的繁荣、艺术的创新提供了良好的机会。在首都博物馆的大力支持与合作下设计制作的紫砂“龙井八景”(见图1),作品文化气息极为浓郁。现谈一谈自己的几点体会。 “龙井八景”诗情画意,应时应景 紫砂壶常常作为文化的载体,因韵致悠远而早已成为难得的文人雅玩。由于它是一件器物,虽然有时难以像其它艺术形式(比如绘画、书法等)比较直观地表现出美好意象,但却能从造型装饰等方面抽象地予以概括或强调,反而显得无比神奇。“龙井八景”造型美、构思广、泥色雅,通过线韵、点面、装饰的组合,将“八景”之物象诗情画意般地流转于壶上,做到应时应景、清美优雅。 作品取材于清代乾隆皇帝先后四次御题的“龙井八咏”(现藏于首都博物馆),一景一咏,计32首诗。君临天下,亦有爱物之心、赏物之志,因而设计作品整体造型主要应以凸显一抹大气、大度之美,以及折射出自然风景之美。壶型采用传统光器勾勒,大方质朴、重意重情、珠圆玉润、饱满丰腴、骨肉亭匀之间流淌着美的韵律,造型之美不言而喻。 整壶干净利落、明快挺秀,但并未流于形式,抽象的构思反而平添了一份更高邈的言语,“龙井八景”一丝不落。当年,乾隆皇帝六下江南,先后四次巡幸龙井,并御题“龙井八景”——翠峰阁、过溪亭、方圆庵、龙泓涧、风篁岭、一片云、涤心沼、神运石。通过实地参观造访,将揣摩出的情愫还原于壶体之上,使每一细节巧妙地与“八景”一一对应,自上而下,所到之处皆纳入一景,趣从中来,独具神韵。一颗珠钮顶尖而小巧,恰似那座“翠峰阁”;壶盖向上深深地鼓起,圆润如一只玉杯倒扣在壶口上,而细细揣之,分明是抽象却面面俱到的“过溪亭”;盖口合一、严丝合缝,高颈与之对应,线面挺括平正,与壶盖对应,上圆下方,一圈整齐的围纹轻描拂过,正是“方圆庵”;三弯长流顺势直上,大耳圈把像高兀的山峦,流和把前后呼应,壶嘴出水流畅,好似从山岭之间流出的一涌清流,力拔千斤,刚柔并济,水的力量、山的包容呼之欲出,因而此处壶流象征“龙泓涧”,壶把则刚好象征其源头“风篁岭”;壶身大气毕现、无釉无彩、简洁干净,如淡云飘过,清风自来,恰似形容“一片云”;同时,饱满的壶身蓄水凝茶、包罗万象,犹如一颗博大的心灵,寄存着温暖熏陶,也经历着甘霖洗涤,“涤心沼”本身便是包含这一道理;而整器总体而言,古朴之光隐现,泥土砂质自在其中,造型稳重端庄,犹如一颗定格住的“神运石”,带给人心灵的向往。整壶内容丰富、涵盖全面,体现出构思之广。 紫砂壶的创作依赖于得天独厚的“五色土”,泥质本身便是表现作品韵致的“语言”,它往往能使作品的艺术效果锦上添花。“龙井八景”胎质为紫砂泥之极品——天青紫泥,烧制后呈现出偏青的瓦色,色泽清朗而温润、高雅又沉稳,触手细腻温润,入眼优雅端庄,促进了壶与“八景”的交融,人与自然的沟通。 “会心三过”省心思哲,文化格调 壶身一面刻四字“会心三过”,字体极为豪放遒劲,摹本为乾隆皇帝御笔题词,由首都博物馆提供珍贵的题词真迹,经仔细地临摹与篆刻,将古代君王之御笔与当代紫砂壶艺完美结合,对于一把壶而言这是极为难得的修饰机会,尊贵之气呼之欲出。 篆刻铭文等装饰始终还是物体之表象,紫砂器在追求文化意境的同时,更进一步地追求心灵上的共鸣和熏陶,这样的作品方能成为不朽之作,因而这把壶的制作过程亦是格外注重内在精神的体现。“会心三过”四字寓意深远:“心”是我国古代文学中的一个常见意象,也是深受我国古代思想家重视的一个哲学概念,“心”是一种禅境,也是一种儒法。会心,指理解、领悟于心;三过,指三种过失,出自于宋代黄庭坚《山谷题跛士大夫食时五观》“治心养性,先防三过,美食则贪;恶食则嗔;终日食不知食之所以从来则痴。”黄庭坚论“心”的观点对后世影响深远,这是一种思想境界、一门禅味哲学,也是整件作品所要真正表达的内涵,以期人们通过一把壶,通过艺术欣赏及茗味体会能够有所领悟,真正做到“会心三过”,在省心思哲的艺术效果之中实现作品文化格调的俱到和升华。 在丰富多样的紫砂茗壶中,实用功能、艺术美观、人文价值是衡量一把成功的紫砂壶不可或缺的三个要素。紫砂“龙井八景”在设计过程中,始终注重这三点的均衡呈现,彼此担当,在保证实用和美观的基础上,其壶心禅味、对话人生的深层文化内涵也得到了充分的呈现。

    紫砂文化五色土紫砂泥

  • 紫砂专家时顺华评蔡咏梅:壶与梅花一样

    2018-03-30 0浏览

    杏花春雨江南, 紫砂陶都宜兴。 在文人墨客心目中,宜兴紫砂犹如一位清丽、质朴又落落大方的美女,她永远和山清水秀的江南一样,如一幅沁人心脾的抒情诗,又如一幅脱俗高雅的美人画。 钟灵毓秀的江南宜兴,由于大自然的恩赐,出产世界独一的紫砂土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优美无比的紫砂土和江南山水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紫砂人,他(她)们以自己聪明的才智、勤劳的双手创造出千姿百态的紫砂壶,为世界陶瓷文化和中华茶文化增添了一道迷人的紫砂风景线。 在创造这道紫色风景线的队伍中,既有当代大师,也有一大批优秀的中年技艺骨干在奋斗努力,让紫砂艺术四季花开,绚丽璀灿。这中间就有一位巾帼高手蔡咏梅女士。 她1987年进江苏省宜兴紫砂工艺厂,师从著名壶界高手李碧芳。众所周知,李碧芳早年在紫砂厂有男有春芳、女有碧芳的美誉,其技艺水准之高绝非一般。蔡咏梅经师傅的严格督导培训,练就了一手过硬又全面的手工制壶技艺,在紫砂界开始崭露头角,受到了紫砂壶艺爱好群体和收藏家的关注。 蔡咏梅是一位在技艺上有不停追求的女性,她对紫砂壶艺的领悟、感悟具有独到的见解。她认为,传统作品是紫砂的根脉,也是紫砂陶艺家必须认真学习和不断做好功课的基础。她知道,创新才是紫砂艺术的生命,如果没有创新,紫砂壶艺就不可能受到人们广泛的喜爱,紫砂也就失去了艺术的灵魂。于是她为了更好的学习传统和创新作品,她又接受当代紫砂花器大王顾道荣大师的指导。 顾道荣是一位紫砂功力深厚,在紫砂花器创作上有自己风格和特色的大师,在他的指导下,蔡咏梅在紫砂壶艺创作领域又提升了一个台阶,如她独立创作的“如意鼎壶”,壶身如一香炉,浑圆厚重,三足鼎立,气势开阔,壶咀、壶把与壶身比例协调,配合壶身力沉雄浑。壶盖线条明晰,层层向上升华,托住一只如古代玉雕的“如意”,壶艺作品整体给人的感受造型大度,工艺精湛,具有很高的欣赏和收藏价值。 她的另两件创作,其中“SHe”完美组合,是件具有现代派、西方审美风格的紫砂作品。作品壶身如葫芦,壶钮既是一个英文字母“e”字,又如葫芦顶上的藤蔓,而壶咀与壶把又是英文字母“S”与“H”可以说创作既大胆又新颖,这一东西方文化的交融与碰撞的组合,造型设计全新的理念与紫砂传统手工艺的完美结合,全面反映了蔡咏梅女士的紫砂艺术水准和工艺技法的熟练。 她的“炫影壶”外面简洁大方,整体线条流畅,从壶咀到壶把、从壶钮到壶盖、壶身,一根根线条全壶贯通,一气呵成,其功力老到,技艺精到,设计精妙,达到了很高的境界。 她的一些作品,如“鸿运当头”、“祝运”等和“梅花”系列都具有很高的工艺价值和审美价值。 今天的蔡咏梅在紫砂艺术天地里,无论是圆器、方器、光素器,还是花器,都达到了成熟的境界。她的作品中,在点、线、面的运用上,在器形各部位的比例协调上,都可见到她的认真和细腻的情感在散发,见到她独到的眼光在紫砂壶艺中的影响。 中华茶文化,是一种有益人们身体健康,又是修身养性,提高素质的一种礼仪和休闲行为;中华陶文化,是中华文化体系的精髓,它和人们的生活起居密切相关,是生活中的艺术。我们中华文化,有两个最基本的精神,即“以人为本,以和为贵”。这两种精神,在华夏文化发展的长河中,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。 蔡咏梅的壶艺作品,之所以受到天下茶人与藏家的青睐,其主要原因,笔者认为:正是“以人为本,以和为贵”的人文精神作为她设计创作理念,也正是她在紫砂艺界成功的最重要基点。 蔡咏梅的壶,端庄平衡,细腻优雅,细细品味,内涵丰富。人们在使用时舒适、惬意、放心、开心,而在把玩欣赏时,又能在壶中体味出许多难以用言辞表白的一种心理舒畅和精神享受。 收藏界评价蔡咏梅的作品:端庄文秀,壶中有诗;气韵贯通,壶中有神,真是壶如其人,壶如其名,壶与梅花一样香。

    紫砂文术收藏花器

  • 紫砂工艺师张新:一辈子专心干好一件事

    2018-03-29 0浏览

    前不久,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,要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,全社会掀起一阵寻找“匠人精神”的浪潮。在紫砂界就有这么一位深耕紫砂制作的匠人,就是这位拥有匠人精神的紫砂工艺师张新。 张新是江苏宜兴人,出生在一个从事紫砂行业的家族,从小受家族的影响和环境的熏陶,对紫砂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 1991年,16岁的张新师从李昌鸿和沈巨华两位老师学习紫砂制作,开始了长达20余年的紫砂制作生涯。 1998年,紫砂行业陷入低潮,许多人开始转行,张新也尝试去找新工作,无论在外面多忙多累,只要回到家,碰到那些泥料,他就能完全沉下心来,那些紫砂仿佛成了他的整个世界。那时候,张新明白了紫砂制作已经完全融入他的生活,就好像吃饭、喝水一样不可缺少。就在那一年,张新真正认清了自己最热爱的是什么,也开始踏踏实实地从事紫砂制作,一直到现在。 紫砂制作需要不停地一直重复做一件事,单调、乏味,就像身陷囹圄,生活是一潭死水,波澜不惊;内心深处却又是波涛汹涌,备受煎熬。 做壶的时候,一坐下来就是不间断的4、5个小时,甚至更久。就在这样日复一日的制作中,张新对“匠人精神”也有了自己的理解。 张新扎根广州后,不仅专心研究紫砂壶的制作,也开始为传承紫砂艺术,弘扬传统文化而努力。 采访完之后,张新还向我们现场表演了紫砂的制作。做紫砂茶壶,讲究的是“三分做七分晾”,壶钮、壶把、壶流、壶底等都是先分别单独制作后,再按一定程序用脂泥粘接安装在壶盖或壶身上。粘接安装的时机至关重要,附件和壶身既不能太湿也不能太干,晾干的程度没有固定的时间和标准,完全凭手感和经验。 20多年间,张新已经做出了成百上千种紫砂壶,我们也期待张老师能创作出更多优秀的作品。

    匠人精神紫砂制作泥料

  • 紫砂工艺师应该是文化人

    2018-03-29 0浏览

    紫砂工艺师与文化人,一直是个话题,好多人对紫砂工作者嗤之以鼻,说他们都没读过许多书,其实,经过小编这几年的接触,我觉得成为紫砂工艺师的人都不容易,或许,他们上学的时间确实有点短,但并不代表他们没文化,充其量只能说,他们的初学历不高。你知道吗?要晋升为一名工艺师,他们不但要把壶全手工现场做成、做好、做精,还有严格的文化考试,从美学角度,从审美观念,从国内的到国外的制陶历史,他们开启口来,滔滔不绝,高学历的你,如果没学过这些知识,你敢说他们没文化? 说紫砂壶是一种实用的高雅艺术,大家无有异议。但是把普通工艺制作的紫砂壶搞成粗劣装修包裹下的“神马道具”,例如用作名片炒作、装点风雅,或者晋阶发财,甚至买壶当作送钱,卖壶用来洗钱等,肯定绝非大多数紫砂文化爱好者的初衷。 人们喜欢紫砂文化,是因为紫砂文化是中华民族艺术,她蕴育着吾国文化至善至美的精粹和精神,必须高定位和敬畏。古人惜茶爱壶,就是一种敬畏心态,丝毫的亵渎玷污,都应该有罪过感。 将紫砂文化艺术回归到雅文化的高度来说些什么,并且进一步“知行合一”,落实到位,这是视紫砂这门传统艺术为国艺,给她以应有的足够的尊重和敬畏。这至少是热爱紫砂艺术者诚意善心所为,文化良知所为。 有人低看紫砂艺术,热爱紫砂文化的人肯定反对,但热爱的人有时候也“气愤”,因为随着紫砂壶价越来越高,成为一个大钱眼的时代,许多紫砂从业者不能丰厚积养,又经常张冠李戴,胡乱制作,甚至手写个证书都有错别字,或与不良世风相沆瀣,让很多人感到紫砂艺术越搞越浮躁浅薄,那就难免贬抑由人了。 紫砂工艺师确实能亲手制作,有相当的文化高度,但并非所有紫砂工艺师,皆可称作大师。那个高度,显然是艺术的高度,文化的高度,品味的高度,人格的高度。坚持并维护这个门槛,就是出于热爱和尊重国艺的敬畏之心。文化不是贴金,是日积月累酝酿之后的喷发,所以德艺的修行,皆非时日之功。 当今紫砂壶不怕流行款式,那么怕什么?怕的是浮躁浅薄的人把靠紫砂壶赚钱当主流而泛滥推广,怕的是大浪淘沙,潮流过去后没有为当代紫砂壶盛史的积淀留下精金巨石。小编认为,强调紫砂艺术是独立的艺术门类,有煌煌千秋工艺瑰宝、无数卓越大师和艺术家作证,还不够。历史是滔滔不绝的江海,没有今天的支撑,就会断流。不要在比拼之余,觉得艺无长进,就动辄抱怨代工泛滥,抱怨机车壶泛滥,风生水起,其实很多影响过艺术史的流派都崛起于青苹之末。是江海,就得容许潮流滚滚,不拒细流。

    紫砂文化高雅大师

  • 当代紫砂名匠中杰出代表胡永成匠心之作

    2018-03-28 0浏览

    胡永成的紫砂作品,正如他的名字一样,“永成”—隽永如斯,巧若天成。他的壶艺特征显著,融汇古今、气度大方、造型大胆、自成一派。其形,非一般人所能模仿,其神,更是难以企及。他像一座高峰,坚实了紫砂艺术发展的定力;他总能别出心裁地在紫砂这块沃土上,栽培出最奇美的“鲜花”。 四海之内争相收藏永成壶作,已成一股热潮,不仅因他是当代紫砂艺人中的杰出代表,更源于其作品不走常规的魅力,与众不同的风格,《八节提梁壶》想必便是胡永成壶艺的代表之作。 与其说胡永成是位紫砂艺人,不如说他是个地地道道的文人,他的文人情怀,折射到每件作品之上,形神兼备、返璞归真,有着雅俗共赏的艺术感染力。胡永成爱竹,无论多忙,总会抽出些许闲暇到江南特有的茂密竹林里,呼吸自然,释放胸怀。一次次心灵的感化,一场场艺术的升华,使他对于竹有着独到的理解,并将之附于作品《八节提梁壶》上。 提梁壶把,由六节竹段组合而成,秀美典雅,素净而又格调绚丽,同时又不乏竹子的苍劲之风,着实让人雅兴大发,品茗之余,把玩在手,乐趣无穷。然而,可知这每一节竹段都需要手工理干净,这般妙趣横生的模样,该经过多少遍的临摹和检验,制作难度之大、精度之细、工程之巨,绝对令人叹服。色调淡雅的团泥,透出清净的色彩,纤纤文竹,仿佛刚经历一场春雨的滋润,赏心悦目。 八节提梁,如此只有六节,还有两节在哪里?或许是壶身,恰若竹子还生根在泥土里的两节,蓄势待发,饱满希望。或许是壶嘴,正巧像是破土而出的两节分枝,象征生命的力量。如此八节的概念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不论你我如何理解,都不得不钦佩作者的构思,他唤起了我们联想的潜力,使得《八节提梁壶》足以令人过目不忘,津津乐道。 壶身刻有一幅对联“闲为水竹云山主,静得风花雪月权”,呼应竹的主题,更流露出一种文人思想,即赏竹爱竹人也如竹的情怀。然而,古往今来,竹子在艺术作品中一直象征逆境求生,迎难而上,虚怀若谷的气节,但在胡永成的这件作品里,我们读出了与众不同的情怀。当百花还未苏醒时,竹已经蓄势酝酿,当百花绽放时,它早已住进大地的心底,都说虚竹淡泊,殊不知,它深谙处世之道,懂得捷足先登。看这《八节提梁壶》,突破传统的提梁高度,超高造型与壶身形成强烈对比,是整件作品最突出的特征,那竹段提梁,节节向上而不甘落后,展现出新时代的特征,也流露出作者的制壶与为人风格。 在中国文化中,“八”代表吉祥,是个幸运的数字,如此,《八节提梁壶》又引申出了新的内涵,叫人意犹未尽……

    收藏提梁紫砂艺人

  • 紫砂名家蒋彦制、清华大学教授张守智设

    2018-03-28 0浏览

    日本的奥兰田(奥玄宝)曾将紫砂壶喻为各类凡人:“温润如君子,豪迈如丈夫,风流如词客,丽娴如佳人,葆光如隐士,潇洒如少年,短小如侏儒,朴讷如仁人,飘逸如仙子,廉洁如高士,脱俗如衲子。” 此壶为清华大学张守智教授设计,想必蒋彦先生在张教授心中,是君子,是丈夫,是词客,是儒生,是贤士,更是衲子! 清汪文柏与制壶大师陈鸣远认识后,就写下《陶器行赠陈鸣远》一诗,吟唱出咏紫砂诗中最为动人的辞章:“吁嗟乎,人间珠玉安足取,岂如阳羡溪头一丸土。” 这把提梁壶,砂泥呈朱红色,红而不嫣,质地粗而不糙,壶、盖皆呈瓜形,曲中有直,直中有弯,勾勒婉转,信手而成,此壶提梁的造型与壶身浑然一体,使作品具有平衡性而又不失活泼,雄健中又见清奇,并充满时代诗魂文骨,简约的遗风洗练朗润,静谥空明,有着传统美学中静态的书卷气,在吸呐现代美学的理念时,心随简密,形象不惑,形体灵动而又有霸气!又有着唯我独尊,一览众山小之感,与屹立东方之神韵,在欣赏时让人感到一种震撼力,胸次廓然而高,境界超然而大,诗心渊然而深,一种激动之情油然而生! 清代的名流李渔,在《闲情偶寄》一文中写下这样的评语:“茗注莫妙于砂壶,砂壶之精者,又莫过于阳羡,是人而知之矣。” 形而之上谓之道,形而之下谓之器,紫砂壶早就不再是一器,壶可行道,道法自然,天人合一。它与儒家、道家、释家文化实现了完美的融合。如果说,酒文化具有浪漫主义的色彩,茶文化具有现实主义的基调,那么,紫砂文化具有什么特征呢?紫砂文化的鲜明特征,就是自始至终地推崇一种理智的、灵活的包容主义。紫砂文化胸怀开阔,从来不走极端;紫砂文化海纳百川,坚持兼容并蓄。所以,无论是儒家的弟子,还是道家的信徒;无论是出家的僧人,还是还俗的居士,都可以在紫砂壶的世界里,找到情感寄托和精神家园。而这把《陶家佳人壶》。精、气、神、韵的抽象之美,是蒋彦先生在紫砂艺术路上的极高境界。其造型追求和谐自然之美,外合人的肌肤,内合人的品行,茗茶紫瓯,诗词人间,清香飘远,历史铭记;带着灵气,悠悠然,飘向你的心境间,记下一首诗,一段词,书写着紫砂壶的文人气质。“壶中日月长,山窗无依样”,沏一壶好茶,品一首好诗,坐看浮云淡雾,耳听百鸟之鸣,心生悠然,其乐无穷!

    陈鸣远提梁紫砂文化

  • 紫砂名家原创之作《螭龙壶》 品民间传

    2018-03-27 6浏览

    《汉书·司马相如传上》:“于是蛟龙赤螭。”颜师古注:“文颖曰:‘龙子为螭。’张揖曰:‘赤螭,雌龙也。’如淳曰:‘蠄,山神也。’”《广雅》云:“有角曰虬,无角曰螭。” 关于螭龙有两种说法:一说中国传说中的龙的来源之一。也称蚩尾,是一种海兽,汉武帝时有人进言,说螭龙是水精,可以防火,建议置于房顶上以避火灾;二说是龙之九子中的二子,古书中云:“其二曰螭吻,性好望,今屋上兽头是也。”(形体似兽,习性好张望或好险,成为今日庙宇殿顶、堂塔楼阁等高处的龙或屋上的兽顶、殿角的走兽,也可压火灾。) 《螭龙壶》取材中国的民间传说,此壶注入了大量的中国元素,充满了浓重的中国文化色彩。龙为中华民族崇拜的图腾,巧取龙生九子之“螭龙”,寓意美好吉祥。 细观《螭龙壶》,只见壶钮设计成了一只螭龙,头部圆眼、大鼻、眼尾有细长线。双线眉,上线细长,下线明显,猫耳,耳朵方圆。腿部线条弯曲,脚爪微微向上翘起,用曲折的弧形线,尽情地把关节主要活络胛骨都表现出来。壶嘴采用龙头装饰,雕刻精致,壶把对称龙尾呼应,别致而精美,并在龙眼部镶嵌两个珍贵奇异的钻石,更为画龙点睛之笔。螭龙身上的附带好似弯茄形、又似卷云形的刻纹,线条流畅,使整个螭龙显得活泼有趣。整个作品泥质上乘,色泽红而不嫣,表现出细腻圆润。 壶口广,壶身圆,口与身完美结合。圆滑的壶盖上一只神兽正在四处张望,流露出的灵气好似给壶注入了生命!许是螭龙踏壶飘然而至,又或是壶唤来了螭龙! 紫砂壶的创作,传统和创新同样重要,两者不可偏废,只讲传统不讲创新,艺术不可能向前发展,反之不讲传统的创新,就像无源之水,无根之树,不可能有什么艺术生命力。《螭龙壶》做工的精致体现了紫砂本质性的东西,而壶钮螭龙的设计很好地实现了作者将艺术再创作!作者在传统壶的基础上将自己内心的美好祝愿注入这壶之中,也是作者领悟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精髓所在。 一把小小的紫砂壶让我们自是感觉壶小乾坤大,一只带有神话色彩的瑞兽又似乎把我们带入上古时期,思绪万千。想我中华,泱泱大国,五千年的风雨,五千年的文明,从最初知识贫乏,认为“万物有灵论”,神话表现了初民最朴素的世界观,到今天科学发达,神话再次与艺术相结全,更是表达了人们对生活的美好祝愿!

    紫砂创作传统文化壶嘴

  • 看紫砂名家解读《大燕归来壶》

    2018-03-27 6浏览

    几年前曾在央视的科教频道看到过一件东汉时期的文物—“马踏飞燕”,影响极深。其神采的表现,抑或是铸造工艺之高明均不必说了,更令人折服的还有其创作构思的绝妙。塑造一匹健美的好马形象这并不太难,然而要将一件静物表现出它的动感,让飞燕与奔马的速度有目共睹,使奔马的动势凝固在一个静止的空间,把一匹静止的铜马塑灵了、塑活了、塑绝了! 如今看见这把《大燕归来壶》,只想起了一句话“长江后浪推前浪,世上今人胜古人”。一把小小的紫砂壶,配以飞燕的造型,使原本一块沉寂的泥土,在作者的手上转瞬间便活了起来,给人留下无限遐想的空间! “秋去春还双燕子,愿衔杨花入窠里。”汉字的“燕”字由四个部件组成:廿、北、口、火。廿、北、口、火这四个部件整合成燕子的向北飞行时的形象:“廿”模拟燕子开口,为头部;“北”模拟燕子展翅,为翅膀;“火”模拟燕子尾部,为燕尾;“口”指燕子起飞之地。作者的《大燕归来壶》的壶嘴正是那飞燕的头部,似“燕”字里的“廿”;壶身突出的线条好似燕子的翅膀,似“燕”字里的“北”;壶的把恰拟燕子尾部,为“燕”字里的“火”;而壶口又为汉字的“口”,整个构思巧妙,设计新颖,线与面,点与线,点与面,好似行云流水,这哪里是把壶,分明是一只正在俯冲的飞燕! 壶身的一面由我国著名书诗词书画家刘少英先生题词“尘俗留不住,云雾留不住,壶中藏今古”,另一面则刻画了三位人物,分别代表着儒家、道家、佛家。整个壶采用五色土填泥与镶金装饰工艺相结合,象征春归大地,万物生机盎然。本作不失为文人合作紫砂壶的典范。 燕子在古代文人那里有着很特殊也很出众的地位,轻巧也很自由地翩飞在诗的一片天地间。凡有燕子轻灵的羽翼掠过的诗句,总是透着早春清新可爱的气息。“燕子来时新社,梨花落后清明”,“乱花渐欲迷人眼”之外,总要添上“谁家新燕啄春泥”,“燕子不归春事晚,一汀烟雨杏花寒”,倒仿佛这整个春天,都是特为燕子设下的,“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”,更是让晏殊享尽了千古词名。 作者在制作这把《大燕归来壶》时,燕子在作者心目中,也许属于另一个角色。它不是悲愤或伤感时借来一抒胸臆的即兴的载体,而是悠然怡然地闲看窗外数枝春色时,视野中最自然也最可爱的一个微笑。除了这淡淡的欣悦,带上几分怜惜。这是最单纯不过的感情,近乎透明,幷不负载什么,无需任何解读,燕子就是这样。 一块沉睡亿万年的泥土,如今变身成壶,作者更是让它化为飞燕,伴着盛唐诗风飞来,沐着大宋词雨飞来,越过千年,穿过万里,带来希望,带来生机,唱响着神州大地的紫砂文化!

    书画家镶金文人壶

  • 花器名家何挺初《枇杷壶》赏析

    2018-03-27 5浏览

    茶的寓意是放下,人生如旅,奔波的人,忙碌的人,放下手里的活,小憩片刻,享受闲适,暗合禅意的放下。壶的寓意是承载,包容,万千世界的不如意十之八九,小小的壶为你解惑,为你分忧。一树累累三月时,嘉名汉苑识风仪,顾名思义,此壶是暗藏了收获的喜悦的。同样,品茶需要闲情逸致,李渔在《闲情偶寄》中,记述了不少的品茶经验。其卷四《居室部》中有《茶具》一节,专讲茶具的选择和茶的贮藏。他认为泡茶器具中阳羡砂壶最妙,但对当时人们过于宝爱紫砂壶而使之脱离了茶饮,则大不以为然。他认为:“置物但取其适用,何必幽渺其说”。 “凡制茗壶,其嘴务直,购者亦然,一幽便可忧,再幽则称弃物矣。盖贮茶之物与贮酒不同,酒无渣滓,一斟即出,其嘴之曲直可以不论。茶则有体之物也,星星之叶,入水即成大片,斟泻之时,纤毫入嘴,则塞而不流。啜茗快事,斟之不出,大觉闷人。直则保无是患矣,即有时闭塞,亦可疏通,不似武夷九曲之难力导也”。李渔论饮茶,讲求艺术与实用的统一,他的记载和论述,对后人有很大的启发。对当今的紫砂艺人的影响更大。 何挺初这款作品以江南鲜果枇杷为创作题材,充分运用紫砂材质丰富的色彩及传统工艺中花货的装饰手法,使作品色彩自然丰富,布局美观合理,整件作品既保留了传统紫砂花货的自然古朴,也极具时代气息,而壶身铭文“撷彼满树金丸,佐余一壶清饮”也是切壶切茶的佳句,使作品更具文化气息。文化和壶从什么时候开始相得益彰的呢?文化和人,和江南的地域风貌又是什么时候相辅相成的呢?据记载,紫砂壶早在北宋初期就逐步开始崛起,至明代大为流行。紫砂壶成陶火温在1100℃~1200℃,质地致密,既不渗漏,又有肉眼看不见的气孔,能吸附茶汁,蕴蓄茶味,且传热缓慢不致烫手,即使冷热骤变,也不致破裂;用紫砂壶泡茶,香味醇和保温性好无熟汤味,能保茶真髓。意为,放下人生的种种不如意,需要通透的智慧和人生的历练垫底;而把融达之清泉安放于机理,需要生活的容器,需要紫砂壶。当文化和壶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关系,那么植物,山水和人文,就和紫砂一起成为述说这些故事的主角,这把枇杷壶如是,且当仁不让尔。

    花货紫砂材质装饰

  • 德才兼备紫砂艺人顾治培原创金玉提梁

    2018-03-26 6浏览

    古老的家乡,这片被称作“陶都”的大地,是历代陶都人维持生计、绽放技艺的好地方。在这里,在神奇的太湖之滨,大山脚下,深藏着一种神奇的五色土,她还有着一个蜚声中外的名字—紫砂。物以稀为贵,这些北纬带上的神奇之土,不仅养育了一方水土上的百姓,使这个江南小城犹如天府之地,安逸中充满了瑞和富裕,更创造了一门独特的文化艺术—紫砂艺术,并且在中国大地刮起一股浓郁的中国文化风,入选“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”。 每一个陶都人对这里都有着深厚的情感,他们虔诚地唤这些神奇之土为“紫玉金砂”,寓意紫砂如金玉般珍贵神圣。 顾治培更是与此有缘,他的作品曾入选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大厅,是宜兴紫砂的一张名片。生在当代盛世,国泰民安,和谐奋进,这样的幸福生活更加激发了一位真正的壶艺家的创作使命,这件《金玉提梁壶》的问世,既是作者赞美之情与美好心愿的写照,也是“紫玉金砂”四字最完美的特写与升华。紫玉金砂入壶,当然蓬荜生辉,金玉满堂,富贵吉祥。 壶身如一枚光润的玉佩,阳光下,鼓腹处正好聚焦一个金色的光晕。玉佩在中华文明中有着特殊地位,玉如君子,象征大气正义。作者将紫玉金砂的精髓融合玉文化的品质,于圆润里现大气,于宝玉中祈愿安宁平和、富贵吉祥。 提梁作把,本就是一种气度与张扬,在《金玉提梁壶》中,提梁攀塑成凌空向上的玉器佩带,“玉带”雕琢精美,造型厚实有力,犹如冲破天穹的一条凌云之龙,大气之风,神圣之威呼之欲出,壶中有天下,玉带便是盛世中华的象征。壶把与壶身衔接之处格外饱满,与圆润的壶身、上提的壶嘴相得益彰,似乎“福从天降”。 在这件作品中,顾治培依旧大显身手,将他擅长的紫砂微雕绝活表现在壶钮的创作上。壶钮用绞泥技法雕塑成一条肥硕可爱的小金鱼,它微张着小嘴,品尝这世间甘露,享受安宁和谐的时光。“金鱼”谐音作“金玉”,妙从中来,点了主题,又活了氛围。在整件作品中,“金鱼”点“金”,“玉石”作“玉”,紧扣“金玉提梁”四字,于造型于达意于内涵,皆无懈可击。 紫玉金砂一抔土,真金玉露满怀情。我们看到了一位紫砂艺人的艺术真心,《金玉提梁壶》犹如陶都之城的一幅素描,满载瑞福安康。

    非物质文化遗产紫砂微雕绞泥

  • 有木匠情怀的大师徐达明首创《陶与木组

    2018-03-23 6浏览

    有幸近距离地赏析徐达明的《陶与木组合》,感慨颇深,大爱不止。其实,关于他的壶艺创新早已在这座小城被传为佳话,一件件陶木结合的紫砂壶精品更是异常夺目,享誉五洲。虽为壶外之人,但有朝一日,亲眼目睹徐达明佳作的心愿却一直萦绕在怀。 直到今天,直到《陶与木组合》的三件作品全部呈现眼前,顿时惊喜激动,尔后流连追索。阳羡山头的紫砂陶土与珍贵之红木,本就汲取着天地自然灵气,和谐相生,直到精通木工与紫砂工艺的徐达明的出现,一段陶与木的奇缘也正式开始了演绎,多少次的反复锤炼,终于将它们合为一门雅俗共赏的艺术,更成为紫砂史上的一件幸事。 作品皆为原创,全手工精制而成,红木与紫砂相结合,体现出设计、材质、工艺之美。《陶与木组合》风格清新明快,格调高雅,其灵感结合于典故,来源于历史,《提梁汉韵壶》、《唐羽壶》分别展示着唐风汉韵,《宋韵壶》则流露出宋时清雅意境。 光货紫砂壶向来“天然去雕饰”,而徐达明独创的紫砂与红木搭配,使两种材质互为映衬、相得益彰,折射出更为超脱的自然情趣。尽管三件作品流露着同样的人文之美,却又各自呈现出独一无二的内蕴气质,吸收着昔日岁月的华光。 这把《提梁汉韵壶》显然讲述着汉时风骨,圆润的壶身,一尘不染,笔直而斜倾的壶流口,一圈圆环格外醒目,提梁壶把造型劲朗有力,由在壶肩竖起的双臂与镶嵌的拱形红木把手相握而成,虚实对比明显,双臂上的环状纹饰,灵感来源于木制家具,雅俗共赏,红木把手,温润高贵,凸显古风汉韵。 《唐羽壶》得唐风灵感,又于紫砂红木的完美演绎中,得天地灵气,温婉古秀。壶把上亦镶嵌着弯曲的红木,流畅的弧形线条,给人以空灵之美。壶身饱满、扁圆,委婉中不失张扬个性,小巧而端庄,穿插的红木把手红润美观,结实耐用,实用性强,个性鲜明,生动地凸显出整把壶的“精、气、神”。徐达明研习古人饮茶习俗,《唐羽壶》便是取材于唐宫廷羽觞壶,壶柄似羽翼飞升,欣赏此作如若梦回唐风古韵,余味悠长。 时光拉长到了宋代,那个如宋词般清婉秀丽的时代,《宋韵壶》壶嘴挺秀伸长,平盖无钮,如瓮如篓,展示了壶艺家精湛深厚的功力和丰富全面的文化素养,在审美情趣上留给赏壶人无限的想象空间。格古韵新陶木情,在宋韵熏陶中,高雅而令人心动不已。 陶木情,绝品佳音。艺术眷顾着徐达明,这些不走寻常之路的陶木精品紫砂壶更点亮了紫砂艺术的希望之光,携陶木奇缘,尽展人壶之佳分。

    原创全手工 提梁

  • 陶瓷艺术大师曹亚麟《光·月·天涯共此

    2018-03-23 4浏览

    海天一月,光影惜年 欣赏曹亚麟的名作《光·月·天涯共此时》一壶,犹如走进了静谧流年。岁岁年年家和圆满,明月寄相思,而这把精心制成的紫砂壶,在意境的表达上更进了一步,以“月”为意象载体,层层展开,幻化的云彩,月宫的玉兔等,处处升华内涵,在强烈的艺术感染中,祈福人和家圆,平安幸福。 创意—与高雅格调兼容 艺术创意是艺术的特性,更是艺术作品的生命。在《光·月·天涯共此时》里,我们能够深切地感受到这一点,而这个颇有诗意的名字,似乎已注定它高雅格调的身份。于是,作品在造型上的创意,无论大刀阔斧还是细致入微,都足以让人眼前一亮。扁圆壶身,光润如玉,壶身花纹,像飘逸的云彩,像流动的霞光,虽无处刻画“光”这一意象,却在壶身的烘托中,流光溢彩。再观此壶,“月”意清晰,壶身便是一轮穿梭在流云间的皎洁圆月,若隐若现更具格调,而位置偏上的圆圈形壶把,更似一轮升腾的明月,从海上升起,共筑海天一月,彼此呼应,寄达思乡情。壶钮微塑一只兔子,它是来自月宫的玉兔,伏在壶顶,长长的耳朵,肥硕可爱的身体,悠闲的神态,惟妙惟肖,生动逼真,此处塑兔,再一次与“月”相关,“月”的主题处处紧扣。由此,光、月、天涯之情,完美地合为一体,在流云般的艺术语言中,演绎着高雅格调,品位含蓄却又不拘一格。 而创意的制高点,莫非壶身装饰了。如此光怪陆离的纹饰,叫人神醉其中。这里便是采用紫砂艺术品装饰中的“绞泥”工艺了,绞泥,总是能幻化出让人称奇的画面,而在这件作品中,这些与壶身彼此相吸的纹理图案,更是曹亚麟高深技艺的体现,能将绞泥工艺娴熟运用,定是制壶佼佼者。我们惊叹这把精致的砂壶,竟然深藏如此多绝妙的创意! 内涵—与优美意境并蓄 《光·月·天涯共此时》是曹亚麟《光》系列作品之一,优美意境、高雅风格早已深入人心,但身为当代紫砂陶艺界独树一帜的创新型壶艺家,他更善于用丰富的紫砂语言,记录时代的印记,表达朴实的心声,在这件作品里,我们便能读出深厚的思想内涵。它流露着国人祈祷家和人团圆的最真切情感,它表白着人们对平安幸福的渴望心愿。壶上,每一处意象:月、云、兔,每一颗砂质,都饱含着作者拳拳热切之情,在这片优美的意境里,还有谁不被深深地感染呢? 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。人间盛美满,佳壶寄团圆。

    绞泥紫砂艺术装饰

友情链接 宜兴紫砂艺术|舒心淘|小叶紫檀|雄安新区|财经新闻|奶茶网|乌龙茶网|茶语网|红茶功效|金融商业滚动资讯|广告|195315财经新闻网|齐鲁大商网|长春供求信息网|全网影视vip|联合早报|上海装修网|头条新闻|动物知识|历史故事大全|名人名言|谜语大全|健康养生网|古诗文网|旅游攻略网|电视剧